再遇鼠来乐

邻家的鼠叫鼠来乐。 我认识它那会,是在5年前腊冬的某个深夜。 初识那晚,我们斗智斗勇,之后便没有再见过它。 后来有次听它妹妹提及,来乐带着族里的壮丁为家族开疆扩土去了…… 再次遇见鼠来乐时,是十几天前的某个雨夜。 我咬着泡面,正吃着香。 忽...

招摇际会始相逢

南山经之首曰鹊山。其首曰招摇之山,临于西海之上。多桂多金玉。 有草焉,其状如韭而青华,其名曰祝馀,食之不饥。 有木焉,其状如榖而黑理,其华四照。其名曰迷榖,佩之不迷。 有兽焉,其状如禺而白耳,伏行人走,其名曰狌狌,食之善走。 丽麂之水出焉...

食不果腹事从轻

传说神州之滨,其北衔接闽之古国。其地操蛇而图腾、御虎而啸林,乃上古楚越后裔,其人生来具闽血,代天守神滨。 …… 直至永嘉年间,时晋人‘衣冠南渡’,后八姓入闽。古闽文明始隐,八姓望族方兴。 始治,八姓始祖闻闽人喜蛇好巫尚鬼,又逢闽地峰岭耸峙...

缘起

大夏文国北境。 人翻马仰的厮杀声远远传来…… 此时放牛娃王二小抠着鼻孔, 整个人懒散地躺在沙丘上,一脸的惬意。 不远处, 他放养的牛正撒着欢啃草,浑然不受外界声音的干扰。 一人一牛,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。 守城的王军与关外叛将打得正火热又如何...

青书文剑

我这自留地重开已有一年了,虽然写得少但一直保持笔耕不辍,哪怕是一月一更。 其实吧,主要是因为今年事情多,精力有限。 想纯粹写点故事,却有些颇费周章。 嗯,以后争取多写些。 文剑 2019年我依旧没有写侠昃的故事,更没有写帝师的传奇。 这两部...

孝道

阿青想不明白,自己的父亲为什么每天晚上都会出门,明明已经辛苦工作一整天了…… 可每当父亲回来的时候,阿青总能看到眼角带着疲态的外公,笑眯眯地走在父亲的前面。 龙行虎步,煞是威严! 直到有一天母亲告诉他,老爷爷生病了,阿爹去探望,顺道接陪护的...

高山有廟神为邻

“九都东城以东有一座山,面临神州之滨,山状弓如牛,风声常伴有雷鸣,因酷似牛哞,故唤作雷夔山……” 九都民俗园内,一个穿着玄色西服的青年男子一边走一边指着周围的景色,向同行的几个友人侃侃而谈。 “噗,你倒是博学啊?一座小小的宫庙山都能让你掰出...

说闽

几年前我曾写过一篇关于家乡习俗的小篇幅更文,前些日子重新翻了翻,发现有一些理解过于单薄。 所以近期我又专门在互联网上查阅了相关文章,算作简补了这方面的些许常识。 闽南的乡俗节日用当地的话来讲,称之为‘佛生日’[1],当然这并不是说佛生日就是...

黄泉棘路道难擒

这条路,很长。 长到我以为路的尽头就是归宿。 可是当我走到它的尽头时,才发现原来路的尽头还是路,只不过它有个好听的名字,叫开始! 或许……在那条寂静的路上,我们曾经有过相伴而行也不一定。 黄泉路上不相识,奈何桥头不过问。 望乡台边三生石,...

七星难耀踏水火

见古镇若隐若现,小道士从云端飘然落下,刚一落地,他便立刻整了整青衫道袍,趁着人群内外尚未察觉之际,迅速隐入熙熙囔囔的行人当中。 古镇的街道一如往昔,与小道士记忆中的小镇印象并无二致。 他停驻环视,内心波澜顿起。 此时的宭外古镇看似热闹非凡,...